課程:台灣環境法 不一樣的觀點

You never know who’s swimming naked until the tide goes out.   —-Warren Buffett

石油,作為工業社會的最重要原料,其產品從衣服一直到藥物,生活大大小小的物品,都需要用到它;各大企業都依賴著它,因此石油的價格時常反映在股票市場。故又稱為黑色黃金。一物必有兩面;開採石油時常造成環境破壞,汙染,尤其是清理海底的工作破壞最大;油輪運輸發生事故後,洩漏的原油將對該地域造成破壞,甚至透過洋流汙染到其他區域。大國為競爭石油與周遭鄰國不惜發動戰爭,波及無辜人民;石油燃燒,產生二氧化碳,是溫室效應的元凶。油價影響著生活的物價,不穩定油價易對經濟產生負成長。但是這些負因素都不足以停止人類對於石油的依賴,只有當石油產量銳減,才會結束石油時代。

撇開石油,我們還有什麼選擇? 核能,風能,太陽能,水能,地熱能,生質能源等等。替代能源需擁有永續及環保的特質。如此一來,將不會重蹈覆轍石油的缺點。

核能,現今能產生大量的電力,供應我們的需求,但其產生的輻射安全,與核廢料縈繞不去。安全與環保問題造成當地居民的恐懼,經過福島核災,此恐懼更被提高,反核意識升溫;近年來,歐洲多國提出廢核政策,試圖結束,核能帶來的安全問題。最近一種新的核能技術問世:釷燃料發電,釷的蘊藏量多(可供應1000年),不易製成武器,發電更較效率,更重要是安全與低汙染。目前印度,中國,挪威,美國,以色列和俄羅斯皆有對此進行研究。

風能,最早在中國的商朝便開始有利用,歐洲則是到十九世紀達到風能的巔峰。荷蘭有一萬多架風車,美國農村更有一百多萬架風車。風能作為一無汙染和可再生的能源,對沿海島嶼,邊遠的山區,草原,現今電力網難以到達的地方,可為解決生活電力的途徑。目前風力發電的效率日趨提高(35%),成本降低,在再生能源中十分具有潛力。但其缺點是需有良好的地理條件,易產生噪音。

太陽能,自古以來,人類便有運用它是在最近環保意識逐漸高漲的環境下才被進一步發展。它不會產生汙染,永續,全地球表面的太陽能是人類所有非再生能源總量的兩倍;但目前的太陽能技術不夠純熟,發電效率不高,小規模使用佔大多數,作為大規模的電力來源,還有一大差距。

水能,是目前人類社會應用最廣泛的能源。具有可再生性。其水力發電

佔所有再生能源發電量的88%。水力發電具有低成本,較低於火力發電,核能,太陽能。具有靈活性,水門一打開,就能即刻發電。缺點是具有壽命限制,淤泥堆積,造成無法使用、只能在特定地方建造、對環境破壞大。

生質能,是碳循環的其中一節,為可再生能源。透過轉變有機物的化學能產生電能。不僅提供電能,也能作為肥料與燃料。美國最大的生質能發電廠回收大量的甘蔗渣和廢棄木材每年產生一百四十萬瓦電力足夠提供四萬家庭的供電。雖為碳循環的一部分,燃燒過程產生二氧化碳,生質植物吸收二氧化碳,但砍伐森林以改種生質植物,可能造成二氧化碳比例增高,助長溫室效應。

廢核

教科書常常闡述核能的優點,卻很少提到安全的隱憂。直到福島核災後,警示人類核電的安全,造成全世界各地的反核聲浪,反核議題變成目前環保的主流。歐洲國家順易民意,紛紛提出廢核政策,強調幾年內核電廠將完全停止運轉。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國家法國,也將逐年廢除。核電佔法國總發電量的78%,必須要找到一種替代能源,才能彌補廢核損失的電力供應。現今許多替代能源技術都尚未達到核電的效能,想要一蹴可幾達成廢核的政策,應是不太可能。應朝多方面的替代能源著手,以廣泛勝單一,並在這期間同時加強核電的安全,才能以最緩和的方式,達成目的。

哪一種替代能源最實際?

各個替代能源皆有其優缺點,但硬要找出一個最好的,我會選擇太陽能。雖然它目前產能不彰,生產過程不環保,但太陽能產業的技術進步神速,每年都會有新的技術性突破,而其建造門檻不會像核電廠那麼高,安全係數高,即使是地狹人稠的都市,也能找到地方設置。其不會有風力發電廠產生的噪音,裝設在屋頂上也不致於影響美觀。雖然必須裝在陽光普照的地方,但其地理條件不會像水力發電廠、風力發電廠嚴苛。對於環保來說,不會產生溫室氣體,只要恰當的處置生產過程的廢料,應不會對環境造成嚴重的影響。

地球只有一個。資源有限,地有限,在這人口過度膨脹的世代,我們更應該做好資源分配。一昧的耗盡資源,先且不論帶給後代的影響,對本代的影響就已很深。舉個例子,水,台灣最缺乏的資源。每年台灣降雨量為全球排名前五,但地狹人稠,山坡陡峭,雨勢急促,大部分的水都流入大海。因而世界缺水排名第十八。台灣人節水的觀念不夠深植人心,便宜的水費,常使得我們不珍惜水。馬桶的沖水量佔家庭的用水量的75%,假如有一天是用石油來沖洗,難道我們會毫不假索就按鈕沖水嗎? 在按按鈕前,我們會盡可能用盡它的價值,最後才讓它流去。這不就是環保嗎? 一個人的環保不足已搬上檯面,但是積少成多,集體的力量可以節省相當可觀的程度。當然,這並未代表,單純的漲水費就是達成目標的最好途徑。要改變人們的觀念,應該從教育著手,每多向一個人宣導,一傳十、十傳百,傳播的力量不容小覷。唯有深耕人的心,才能徹底改變。

引用小組報告提到的艾斯伯格矛盾:人們安於現狀,選擇已知的,迴避未知的事物 。因此只有了正當的觀念,每個人了解自己的身分,了解各種能源的特性,這才能推動能源的更迭。

核四廠,台灣現正火熱的環保議題。其中牽扯到複雜的政治因素。核四廠的興建,最早的開工是在李登輝前總統時期,原預計2004一號機開始商轉,但因後政黨輪替,陳水扁前總統宣布停建,復建又一再延宕,至今仍無法完工。2013年2月25日行政院長江宜樺宣布核四是否續建將由公民投票決定。公民投票,在台灣的立法中,需要高達50%的投票數,才能確立此公投的結果。高比例的投票數,造成台灣的公投始終未果,而核四的命運也就無法定案。

核四興建的過程,停停擺擺,施工廠商更替,核四廠因此成為國際大熔爐:美國設計,日本製造,台灣安裝的拼裝品。一般來說應該是由原廠設計組裝在交給電力公司,而核四廠卻是由台電自行組裝,令人堪憂。安全上的顧慮:其地點靠近首都,如果萬一不幸,安全措施都能有所成效嗎?

撇開法律上的因素、建造的施工過程,核四廠如果順利運轉,其帶來的利益會遠大於弊嗎? 環保上,有了核能發電減少火力發電的量,減少台灣的碳排放量(亞洲第一);供應低廉的電價,使國外廠商進駐設廠,帶來龐大的經濟利益,但這些廠會使台灣環保還是趨向汙染呢? 核四廠的興建與否,仍有相大大的爭議,利與弊的衡量,將是我們所面臨的巨大困難。

Advertisements